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魔动苍玄第一百六十四章活在世上只能靠自己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1-01-16

魔动苍玄 第一百六十四章 活在世上,只能靠自己!

故意的!

此刻在场所有人,都是明白这件事情。

幽旷,是故意让金梭打中的。

凭金梭的武士级别想要打中身为武魁的幽旷,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如果不是幽旷刻意为之,金梭绝不可能打中幽旷,甚至是连幽旷的衣角也休想摸到。

摸了摸有些发疼的脸颊,不知为何,幽旷眼中的蔑视明显少了许多。他几步来到了金梭面前。

“还有勇气向我出手,看来,你也不是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你什么意思,什么意思!”金梭握着拳头,怒然吼道。他忽然觉得幽旷这是在戏弄自己。

“什么意思?”

幽旷微微皱了皱眉头,“还不懂吗?你可知道其实你原本的资质,比你哥哥还要来得高一些,若是你努力,他日成就或许还要在他之上了解分析拟报考高校有关信息!可你却是在一次失败之后选择了颓废,选择了装可怜,装弱势,所以我说,你是弱者,是一名真真正正的弱者,即便你天资再高,也同样是一名弱者,永远都会被强者踩在脚下!”

“如果你之前能够像刚才那样,不顾一切的直接动手向我发出挑战,甚至是在向自己发出不要命挑战,那今日的局面,便不应该是如此,你根本不用摇尾乞怜,整个金家也要像对待金鎏影一般,以你为荣。”

“摔倒了一次,你就给我站起来,再摔倒,你再站起来,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真正的将你扶起来,只有自己站稳了,才能真真正正在这个世间走下去。”

“想让别人在乎你,关注你,那你便得先自己反省一下,自己到底有什么值得别人的关注和在乎,若是没有的话,那我请问,你凭什么!”

几年前的幽旷,数度凝晶,数度失败,但不管失败了几次,他也从来没有想过‘放弃’这两个字,因为他知道除了自己,没有人能够替他走完人生。

对于幽族,他只是怨,但并不恨,因为幽族对他采取摈弃的态度乃是人之常情,人性所致,他心里深处并没有真正的产生芥蒂,这也是为什么他会选择重回幽族的真正原因。

别人或许没有资格这般教训金梭,但他幽旷,绝对有!

听着幽旷的呵斥,金梭终于是松开拳头,怒颜尽敛的安静了下来。

他静静看着自己的双手,他在问自己。

是啊,我有什么地方值得父亲和家族的人关注?

有吗?

想不出来。

真的想不出来。

花钱?到处惹是生非?给家族里添乱?

不!不!不!

这些都不值得父亲他们关注,他们只会因为这些事与我金梭越离越远……

难道今天他们会这样对我,真的是我一手造成的吗?

金梭抬头看了看身前银发身影,那俊俏脸上,一双深邃黑瞳之内正跳动着名为鼓励的光芒。

“靠山山会倒,靠水水会干,靠人人会老,金梭,你说说,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究竟什么才是最可靠的。”幽旷脸上终于是露出了一抹微笑,看着眼前这雇佣杀手想要杀掉自己的名门纨绔。

此时此刻,包括金龙纹在内,所有金家高层皆是默默的低下了头。

幽旷的言语,他认为字字句句宛如耳光一般,已经狠狠的甩在了他们的脸上,虽然表面上幽旷是在指责金梭,但他所说的话,又那一句不是更深层次的在指责着他们这些,所谓的金梭的亲人们。

幽旷说金梭的资质比金鎏影还高,而在场没有任何一个人回去怀疑幽旷这句话。

也就是说,他们这几年来,一直都是对着这样一名天才采取了无视的态度。

如果对金梭的关心多一些,他会走到如今这个地步吗?他们只看到金鎏影散发的光芒,却是将金梭这颗璞玉给完全摈弃,致使他如今蒙上了这样一层灰尘,黯淡无光。

如果当初金梭近日冲击武将失败的时候,家族里的亲人们能够给他多一些关怀,多一些鼓励,那说不定今日的金梭,便会是与金鎏影一监控中出租车的车牌号清晰可辨样成为一颗耀眼的璀璨碧玉,而不是如今这般怨天尤人的模样。

人在失败的时候,心是脆弱的,这个时候他们最需要的就是亲人的关怀,就是亲人安慰,可是此时此刻所有金家高层扪心自问,在金梭冲击武将失败之时,他们又都做了些什么。

嗤笑,摈弃,蔑视……

是他们一手造成了金梭今日这般的性格!

“活在这个世界上,什么才是最可靠;活在这个世界上,什么才是最可靠……”

嘴里不断喃喃的念叨着幽旷所问问题,金梭再次低头看着自己一双手掌,十指缓缓紧缩而起,“谁都不可靠,在这个世界上,谁都不可靠,只有我自己,才是我金梭最强最大的靠山,只有我自己!”

金梭的眼瞳当中,此刻瞬间闪过一抹明亮的光芒。

他凝目看向在场这些所谓的亲人们,眼神变得是那般的淡漠,却是在视线移动到幽旷身上之时,忽然火热了起来。

噗通!

双膝一曲,他毫不犹豫的跪在了幽旷身前,抬起右手置于胸前心脏部位。

“我,金梭,在这里当天向心魔起誓,从今往后认幽旷为主,今生今世,永不起背叛之心,若有违背,我金梭愿遭心魔噬灵噬体,永世不得轮回!”

话语决然,字字句句铿锵有力,彰显金梭那不悔的决心。

发完心魔誓言的金梭抬起头看向幽旷,眼中除了尊敬,更是充斥着感激。

“主人,金梭谢谢你将我打醒,谢谢你给了我第二次的生命,金梭无以为报,给主人您,磕头了!”

咚咚咚……

说完,金梭不待幽旷发话,立马是朝其连磕好几个响头。

“心魔誓言已发,条件已经足够,姜某人在此宣布,金梭所下的订单从现在开始,作废。”另一方面,姜老在杀手公会的映像水晶面前,也是取出了之前与金梭定下的一纸契约,将其交给了幽旷。

伸手接过姜老手中的契约,幽旷先是从地面上*将金梭扶了起来,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将契约递到了他的面前,“由你开始,便由你来结束吧。”

“嗯。”

金梭重重点了点头,随后将契约从幽旷手中接了过来,直接在众人面前撕了个粉碎,“可笑,愚蠢之极,错误的东西,便不应该再让它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上。”

面带微笑的看着金梭将契约撕了个粉碎,幽旷随后将手伸进了储物项链当中,几息的时间过后,一个银白色的卷轴,便是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呼和浩特哪白癜风医院好
长春哪男科医院好
沈阳卵巢炎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