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魂灭神域第五十二章风花雪月谷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1-01-16

魂灭神域 第五十二章 风花雪月谷

月墨缓缓的将金莎莎放下,转身弹起,一把揪住楼炎的领口,怒吼道:“对不起?对不起有用吗?”

“对不起就能让莎莎活过来吗?”

“对不起就能让莎莎免遭羞辱吗?”

“你这个自以为是的混蛋!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

月墨一把将楼炎推出了四五步远,因为他长时间跪伏,膝盖有些酸软,自己也差点扑在了地上。

他踉跄了一下,猛然追上了上去,一拳打在了楼炎的脸上。

“你不是很能打吗?你不是很能装吗?你倒是去杀了鲁子文那狗贼啊!你倒是去灭了鲁家啊!你这个混蛋!”

“你这个混蛋啊!还我的莎莎!还我的莎莎...”

月墨咆哮着,怒吼着,转而变成了抽泣。

“如果打我你能好受一些,你尽情动手吧。”楼炎低落道,他心里也是极度难过的。

嘭!

月墨一拳将楼炎砸飞了几丈远,这次他是动用的了灵力的。

但这一拳之后,月墨没再动手,而是重新跪到了金莎莎的尸骨旁。

他伤心欲绝的将金莎莎托在怀里,闪身离开了残破的金府,留下那斑驳的夜色,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与金家相隔几条街,还有一处残破的府邸,楼炎像是暗夜游魂,飘飘荡荡的游到了这里。

相对于颓垣断壁的金家府邸,杨家府邸被摧残的更加彻底,方圆几里一片平地,只在中心处留下了一个直径百丈的深坑。

雨水早已将深坑灌满,除了血水,甚至没有半点残肢断臂。唯有一根几丈长的破木桩插在前面,破木桩上用腥血刻下了一行狰狞大字——擅动者死!

在这个破木桩顶端的尖峰处,还挂着一颗人头。

楼炎咬牙切齿,在闪电的映衬下,依稀可见杨一飞临死时的惊恐表情。

“鲁子文!”

楼炎的眸光在黑夜中深沉的可怕,冰寒的气息近乎将洒落在他四周的雨滴冻结。

三个月!

三个月后,若是丹药比试楼溪滢胜了,将来的某天,覆灭的会是整个鲁家!

可是,楼溪滢是一品初级炼药师,鲁子文是一品中级炼药师,丹药比试,不过是给了他三个月苟延残喘的时间罢了。

若是楼溪滢败了,那么,他死,鲁子文必然也活不了!

楼炎暗自发誓。

可是,命运,总会出现一些始料不及的转折。

阳山城,长孙家府邸某间阁楼上。

“爹,已经收到白家的回复了!”长孙家大少爷长孙诩,对身前的男子微微行了一礼,脸上布满了喜色。

站在窗前负手而立的长孙浩刚,立刻转过身来问道:“哦?这么快!他们是怎么回复的?”

“最迟半个月内,白家之人莅临阳山城!”长孙诩一口答道。

“好!好!”

一向沉稳的长孙浩刚不禁喜上眉梢,哈哈的大笑了两声,“楼家羽翼已剪,自身又是元气大伤,不用等到三个月后鲁家动手了,这次,我们就让楼家彻底消失!”

长孙诩也是心情大好,但是他却迟疑了一瞬,声音有些阴柔的问道:“爹,我们对楼家动手,是不是要跟天浩城鲁家打个招呼?”

鲁家与楼家结下了这么大的梁子,他们的恩怨还没有解决长孙家族就插手进来,长孙诩担心会惹鲁家不高兴,故而有此疑问,毕竟长孙家族也惹不起鲁家。

对于这个问题,长孙浩刚却是呵呵一笑:“诩儿,当年我带你去拜访白家的时候你还小,可能看不出来白家的深浅。而且,这都快二十年过去了,白家的底蕴更是愈发深厚。有白家参与,鲁家不敢怎么样的!”

“爹爹,恕孩儿直言,事成之后,白家之人离开,山高皇帝远,鲁家将后来想要为难我们,当如何是好?”长孙诩说出了心中的疑虑。

“呵呵,诩儿果真是长大了,思考问题成熟了不少。”

长孙诩能考虑到这些问题,长孙浩刚还是很欣慰的,他露出了一个老狐狸般的微笑:“鲁家不能作答” 奢侈品牌阿玛尼Emporio Armani此番也榜上有名与楼家最大的仇怨是楼炎,到时候留下楼炎半条命,交给鲁家处置即可。斩草需无论你购买的是那一个版本都是没有问题的。除根,有术炼师联盟的介入,他们不方便直接动手,说不定他们还会感谢我们除了楼家这个威胁。”

“楼家在阳山城发展了这么多年,积累的财富定然不菲。有了白家的支持,莫说是阳山城,就算今后在荆楚郡,我长孙家家族也能有一席之地。”

......

风尘帝历·九九八一年八月十五,阳山城城区一百八十里处的郊外,天际银河横空,繁星点点与皓月争辉,大地山河万里,灵草茵茵与佳人交映。

阳山城郊外这处风景秀丽的美地,名曰风花雪月谷,每年的八月十五,总是有络绎不绝的游人慕名而来,只因这里有一种独一无二的风景,那便是满月时盛开遍野的灵月花。

此花每年只开一次,而且是只在中秋之夜满月那一刻开始绽放,到枯萎也不过只有两个时辰左右,但是这个过程却是绚烂的,梦幻的,甚至是凄美的。

良辰美景,花前月下,多少鸳鸯情侣戏游其中,待到僻静之处,这孤男寡女,干柴烈火,情不自禁时也不免擦出了爱的火花,所以这风花雪月谷一名的由来,也不是空穴来风。

但是,那时不时在风中飘散的靡靡之音,确实是有些儿童不宜了。

如此也就罢了,只是可怜了那些还未盛开的灵月花,腰折在了这些野鸳鸯的情欲烈火之中。

还未盛开的灵月花更像是一株普通的算不上品级的灵草,并不是多么的起眼,但是铺满了整个风花雪月谷的灵月花,即便是没有盛开,也总能映入佳人的眼眸。

一袭简练的白色裙纱,将月倾高挑婀娜的身姿衬托的恰到好处,明里暗里,惹来了不少游离的贪光。

她将目光从漫山遍野的灵月花上收了回来,转向了眼前的男子,明亮的眸底,满是忧虑。

那天她不顾一切的为楼炎挡下辛费一击,因为价值不菲的护身项链才躲过一劫,她昏迷了好几天才醒。

醒后,一切都变了。

楼家虽然还没有完全覆灭,实力却是大打折损,在月家那些掌权者的眼里,距离分崩离析已经不远了。

别说天浩城鲁家会在三个月后卷土重来,以阳山城长孙家族为首的那些世家也蠢蠢欲动了起来。

墙倒众人推,形势所迫,月家那些掌权者虽无意在风雨飘摇的楼家背上添根稻草,却也不肯与楼家再同乘一条船。

于是,早在那一战的第二天,月家就开始着手与楼家划清界限。

月倾与楼炎的婚约,便是在月家长老会的商议下被解除了。

群龙无首的楼家,也在各种压力下,很有自知之明的同意了。

四川成都癫痫病治疗医院
天津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费用多少钱
南通治疗男性功能障碍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