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代表全能保镖正文诸王并起大争之世第0496章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9-17

全能保镖 正文 诸王并起,大争之世_第0496章 如虎添翼【二更】

西南,四周山,卧龙沟。

雨瀑横亘天地间,苍天有泪!

迄今为止,北方十万虎狼已经尽数开进这里,将整个卧龙沟围得水泄不通。

无情刀,冰盔甲……

折射出的冷光让整个世界都变得冰凉了起来!

厮杀,一刻都没有在这里停止过。

……

连续厮杀中,显然对于大衍圣地的人来说都是一种无法承受的消耗,武道修炼者虽然强悍,但直接陷入北方的人海战术后也相当不好受,北国战死数千人,他们也一样战损过半了!

毕竟,武道修炼者再厉害也是人!

这个才是关键的。

可能是预感到了自己似乎已经捅了一个马蜂窝,大衍圣地的人现在耐心也开始变得出奇的差了,每隔十分钟就要发起一场突围战,想突破卧龙沟这个小山谷对自己的禁锢,否则灭亡将会是唯一的出路!

尤其是北方人发起的那一场场不要命的决死进攻,那才是大衍圣地这一次派来的武道修炼者最头疼的事情!

事实上,无论是谁,当看到一群赤红着眼睛不要命武士犹如蝗虫一样铺天盖地往上冲的景象都得心里发凉!

突围,是已经陷入战争海洋中的大衍圣地中人唯一生路。

伴随着他们的频繁发起的突围战,双方打得也是越来越惨烈。

当刑天赶到的时候,一场血战刚刚落幕。

北方的武士正在休息,整个世界都安安静静的,只剩下天地间无穷无尽的淅淅沥沥雨声。

饶是刑天已经做好了厮杀很惨烈的准备,当真正来到这里以后,还是彻彻底底被这里的景象震住了!

这里,已经变成了一片修罗地狱!

甚至就连土壤都呈现出了一种诡异的暗红色,那是被鲜血和雨水冲刷了不知道多少遍以后,血水已经完全渗入了土壤深处才有的颜色。

卧龙沟入口,光是尸体就堆起足足有三米高,状如一座低矮的丘陵!

尸山上,一杆苏鲁锭长枪耸立,象征着战争与死亡的黑色枪缨在风雨中飘忽不定。

正是这杆长枪,号召着所有北方武士踩着尸山血海,踩着自己的同伴抛洒在前路的尸骨发起一场有一场的决死进攻!

“哼哧哼哧。”

看着这一切,刑天的呼吸渐渐变得粗重了起来,一双眼睛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淡淡血红。

该死的……

战死在这里的每一个人,可都是自己的兄弟啊!

起事华都的时候,他们在。

一统北方的征程中,他们还在。

大肆南下,饮马秦淮之际,他们仍旧不离不弃!

如今,也就是自己离开华国才不过短短几日的功夫,自己的兄弟手足、同胞骨肉就被人戕害!

武者为祸,荼毒红尘,苍天泣血!

这场战争,从开始到现在,就一直都是他们大衍圣地在寻衅滋事!

若不是墨如玉这个“白衣杀神”荡舟西湖前来杀自己,何至于被自己斩灭在白堤之上?

尔后,大衍圣地来攻苏州,如果不是自己及时在狂乱中惊醒,恐怕自己兄弟手足、红颜友人全都得遭劫!

如今,这群高高在上、自以为自己很强大的混蛋竟然趁着自己邀战西方之际又一次出现了,给自己的部将造成了血与痛!

从来没有一刻如现在这般,刑天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胸腔间的怒火在熊熊燃烧!

烧的他坐立不安!

刑天是个善于克制自己的人,可是现在,他爆发了!

“吼!”

一声怒啸,在雨中的山林中激荡。

刑天仰天长啸,满头黑发乱舞,站在群山之巅发出了高亢的战吼,大荒戟在手,杀心向天!

这一声怒吼,若虎啸龙吟,又如山海奔腾!

瞬间,整个战场的平静被撕裂了!

卧龙沟前,十万血勇,这个时候动作出奇的一致,在听到怒吼声的瞬间,几乎是齐齐身躯狂震,然后,带着一种不敢置信的神色缓缓回头,眸光最终停留在了那个立在群山之巅怒啸的男人身上。

因为战争而变的木然的脸上,渐渐绽放出了狂热。

因为仇恨而病的冰冷的眸中,渐渐迸射出一丝惊人的璀璨!

尔后,十万血勇起身,伴随着整齐到极点的一声轻吟……

“哐啷!”

一抹雪亮的刀光汇聚成撕裂阴郁天地的光明,斩向苍天。

十万长刀出鞘,直指苍天!

“吼!”

“吼吼吼!”

“……”

怒吼如山呼海啸,此起彼伏!

一人发怒,十万长刀所向!

“大衍圣地……

磬南山之竹,书罪未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

刑天低沉阴森的声音在天地中激荡,随后话锋一挑,瞬间高亢,咆哮震得整片天地都在颤抖:“论罪,当诛!”

言罢,大荒戟缓缓指向卧龙沟,冷冽的声音响彻天地:“所有人都有,向后转!

目标,卧龙沟!”

“哗啦!”

十万人调转方向,直接朝卧龙沟开去,脚步声整齐一致,每一步落下,整片天地都在颤抖。

……

卧龙沟内。

浓郁的血腥味在谷内弥漫着,夹杂着秋冬交换之际遍地落叶腐烂散发出的气味,令人闻之欲吐!

从谷口到身处,每一寸土地上,都被密密麻麻的尸体铺满了。

有北方虎狼的,也有大衍圣地武者的。

在从谷口深入一公里左右的地方。

这里,正有四五百名浑身是血、穿着一身看不出是什么年代衣饰长袍的男男女女正在休息……

这批人,便是大衍圣地的人了。

此刻,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血战,正在抓紧时间飞快恢复体力。

在距离这些人二百多米远的前方,两名化形高阶、体力保存不错的武士正在为自己的同门放哨。

这二人全都是一身血腥,身上的长袍都呈现出一种诡异的黑红色,显然不知道被鲜血冲刷了多少遍了,两人百无聊赖的窝在树丛下,安安咒骂着这西南该死的阴郁天气,如果没有这该死的天气的影响的话,或许这场战争他们会打的轻松很多,最起码不用刚刚与人厮杀完就立马泡在冰冷的雨水中,那种滋味绝对不好受,就连裤衩子都湿了,黏糊糊的极端难受,有时候掏枪尿尿的时候,甚至会发现裤裆里的小鸟鸟都散发着一股子酸菜的味道,闻一鼻子就他妈的想吐!

没办法,换谁在这阴雨天气里淋雨淋这么长时间都得捂出那种味道,太恶心了!

“唉,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杀光外面这群猪!”

一个瘦长脸的汉子靠在树下抱怨着,有化形七重天的修为,相当的不俗,只是此刻面色却不太好,嘀咕道:“妈的,外面这群让人恶心的猪,蝼蚁一样的东西,也敢挑战天公,简直就是不自量力!”

“谁知道呢?还是头一回碰到这种事情。”

瘦长脸对面,一个有着化形八重天的胖子摇头,不过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让他兴奋的事情,竟然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肥厚的下嘴唇上的雨露,眼神中跃动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再加上那张被雨水冲刷的白嫩的简直可以说是惨白的大饼子连,看起来狰狞到了极点:“不过,这些红尘中的猪羊倒是真的好玩到了极点呢!如果不是这该死的天气的话,我倒是很想在这里多待几天的功夫呢”

说到这里,胖子竟然兴奋的浑身的肥肉都颤抖了起来,脸上神色愈发的暴虐了起来:“这群蝼蚁,当真是有趣的紧!

尤其是前不久那个叫阿如汗的蝼蚁,对对,就是那个领着三四百只蝼蚁就敢冲进来的可怜虫,哈哈,真是太有趣了,竟然不自量力的冲上来抱住了我的大腿,还嚷嚷这让几个蝼蚁上来刺老子的眼睛。

他妈的,老子活了这么久,见过胆大的,还真没见过那么胆大的,那几个傻比竟然还真的就冲上来了!

结果老子一剑就把那群可笑的蝼蚁全都劈成了两截,现在想想我都为自己剑法的精妙程度惊叹,全都是腰斩!

看着那群蝼蚁拖着肠子的上半身在地上朝老子往过爬的样子,相当确实没有足够证据能证明另外3人与思思发生过关系过瘾啊!

我就喜欢他们那明明恨到了极点,却偏偏没办法找老子报仇的样子!

还有那个叫阿如汗的家伙,更有趣,最起码这个蝼蚁的个头比较大,能经得住老子玩,被老子捏断全身骨头居然还在反抗,老子真挺后悔最后一脚踩烂他头的,这么好玩的玩具已经很久没有碰到了。”

“嘿,你个死胖子还有脸说,居然被那家伙临死前吐了一脸血痰,可是笑死老子了。”

瘦长脸桀桀冷笑着,笑声在山林中回荡,说不出的阴森渗人:“不过说起来,这回这波蝼蚁确实是好玩到了极点呐!

只是想不通当初为什么‘七圣’和天道之刺怎么就被这群家伙玩死了。”

“我估计是那群傻比太轻敌了,被人家给活活困死了!”

胖子不屑的撇了撇嘴,随后有些意犹未尽的叹息道:“可恨啊,外面那群蝼蚁全都是公的,在这群垃圾身上实在找不到什么值得男人玩的项目!

啧,想当年老子第一次外出红尘的时候,可是当真在那群俗世的娘们身上找到了大乐子!

说句实话,俗世中的娘们可比咱们武道修炼界那群就知道舞刀弄枪的娘们有意思多了,到现在想象老子都怀念当初的滋味。

那时候老子看上一个娘们,穿的那叫一个浪!

后来干脆就直接把那家伙按倒在她老公面前狠狠干了一发,结果那怂包男人屁都不敢放一个,哆哆嗦嗦的站一边看着,那种滋味,就一个字——爽!

然后老子不尽兴干脆带走那娘们了,稍微露了一手给了她点黄白之物,结果那娘们立马变成了一条听话的母狗,老子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哈哈哈哈哈……”

一说起这个,瘦长脸也是明显眼睛一亮:“嘿,你还别说,前不久出手的那三个娘们还都是非常罕见的美人儿呢!

而且,我听说那个什么北王刑天的老婆,就是那个叫什么骆影的娘们,长得也相当的不错!”

“哦?有这么回事?

那看来等这次的事情完了咱们可得好好去问候一下那位北王的老婆了!

就是不知道那娘们能禁得住老子几次,可别一次就给干死了,那就没啥意思了。”

胖子桀桀怪笑着,说着整个人都站起来了:“不行,老子受不了了,你放哨,老子去解决下问题。”

瘦长脸大笑。

谁知,也就是胖子刚刚站起来准备离开的瞬间,异变陡生!

“轰轰轰轰……”

沉闷的步伐声在山谷内响起,整齐而富有节奏,仿佛地面都在颤抖!

强横、浩瀚的杀气扑面而至!

“这是……”

胖子和瘦长脸完全是不由自主浑身一哆嗦,顷刻如坠冰窟!

“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烈的杀气?”

两人惊呼,抬头远眺,只见在山谷谷口位置,炽烈的金芒冲天而起!

只有金色的光芒以及浩瀚的杀气!

须臾后,两人才终于看清了……

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北方的武士!

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前段时间战斗力弱爆了的北方武士如今每个人身上都散发着惊人气势,成千上万人往那里一站……仿佛根本就是一个整体!

可偏偏,每个人身上的气势都是那样的惊人,仿佛这些人在共享着彼此的力量一样!

最前方,一个黑衣男子倒提一杆黑色大戟徐徐前行,每一步落下,地面都要狠狠颤抖一下,仿佛天神的战锤敲响了战鼓一样,奏起永恒的战争号角!

“敌袭!”

胖子的面色已经一片惨白,犹如被阉割了的鸡一样无助尖叫了起来,面对着这汹涌澎湃的战气,他感觉自己真的很渺小!

语落,一道澎湃大力已经汹涌而来,瞬间将胖子淹没,从始至终他甚至都没来得及拔出自己的剑,血水就眼睛淹没了视线,然后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飞了起来,在意识陷入黑暗之前,看见自己的同伴,也就是那个瘦长脸已经躺在了血泊中,被生生撕去了一条手臂,不省人事。

然后,“噗通”一下,胖子落地,整个人倒在了泥水中。

最后瞬间,他看见那个走在敌人最前方的黑衣男子就站在他的身边,正在低头轻轻嘀咕,似乎是在自语,似乎是在和他说话:“沾了我北国兄弟的血,别想就这么降低住房交易税费等。央行决定扩大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利率下浮幅度死了,这么好玩的玩具,我不把你们玩到生不如死,如何面对战死在这里的兄弟的英魂?”

随后,这男子缓缓抬起了手中的黑色大戟,直指山谷深处,怒吼惊天:“进攻!

全部致残活俘!杀我兄弟者,血债血偿,我定要其生不如死!”

“……”

这是胖子看到的最后的画面,然后脑袋一歪,意识彻底陷入了黑暗中。



新生儿能用肚脐贴吗
三门峡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怀化最好的牛皮癬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