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行情

异灵渡第一百零二章一剑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异灵渡 第一百零二章 一剑

“看来是我低估了剑阁,如果不是我已经准备周全,恐怕真让剑阁保住了十大宗门的位置。”何英卓心中冷笑,“为了大业,我儿瀚云的仇我忍到了今日,这一次,单以南你的剑阁一定会毁灭,而我山河门将成为江东最大的势力!”

“去看看副门主,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何英卓对身边的这名法则境强者吩咐道。

“是。”

何英卓冷冷看着剑阁众人的方向,心说:“再让你们多活片刻。”

随即何英卓把目光放到了山河门的擂台上,此刻出来挑战的却是落清溪。

“剑阁落清溪,愿挑战山河门何月师妹。”

落清溪很确定何月就是许湘媛,所以打定主意挑战何月令其败退失去战斗力,不仅是为了影响山河门成绩,更是想要借此机会探清何月如今的状况。

“去吧,赢她。”何英卓说道:“不用留手。”

何英卓很期待当初剑阁最杰出的两大年轻女弟子间的对决,何英卓觉得自己会很享受看她们自相残杀的快感。何英卓更是期待着单以南看到自己门下弟子在擂台上厮杀的场面会露出什么表情,是惊愕还是不忍?是愤怒还是平静?

“你当真不认识我?”看着面前的和许湘媛一模一样的脸,落清溪忍不住问道。

何月面冷如冰霜,并没有要回答的意思。落清溪另外在2月份对瓦伦西亚的西班牙国王杯半决赛看着冷冰冰毫无表情的何月,叹息一声,道:“请指教。”

按天赋,许湘媛比落清溪强上不少,但落清溪却有许湘媛所没有的勤奋刻苦,为了变强,落清溪一次次付出艰辛,一次次不懈努力,才有今天的成就,许湘媛却更多地是靠她的天赋。单以南曾说如果许湘媛有落清溪那样的努力,实力恐怕还要涨几阶。

“灵剑诀。”落清溪一出手就是剑阁的标志性剑术,剑气袭去,直攻何月要害。

落清溪没指望靠这一招击败何月,所以在剑气迸发的那一刻飞身向前,在何月躲过剑气之时,落清溪下一剑也到了。

“山河印法:御!”只见何月双手合十中指曲下,指背贴合,随即分开,印章虚影出现双掌间,挡住落清溪这一剑。

何月催大灵力,印章虚影渐渐凝实,不断旋转着对抗落清溪的剑。僵持片刻后落清溪便感觉剑身传来一股巨大的推力,只得一个后空翻,撤剑后有腿横扫向何月的头。

何月左掌直接挥出,挡住落清溪的这一脚,随即右掌催动印章攻去。

落清溪躲闪不及,被印章攻到身上,连退数步,一时间受了不小的伤。

“没想到,这么短时间内,许师妹不仅炼化了一枚等级不低的印章异灵,还如此熟练地掌握了印法。”落清溪没有想到何月对印法掌控的如此娴熟,“看来先消耗许师妹灵力的目的恐怕很难达到,只能直接出手了,顾不得暴露底细了。”

落清溪和何月实力相差无几,何月虽然失去了许湘媛的记忆,但对剑术的感悟还在潜意识里,所以对落清溪的招式有本能的熟悉,而且多年来弗格森一直在澳大利亚北领地拍摄照片何月又多掌握了一门山河门的印法,这让落清溪处于劣势。

而落清溪能依仗的就是自己的异灵长剑了,谷乐扬当初在夜森林所赠的法则境级别的异灵之剑,因为谷乐扬当初主动将异灵之间的联系切去并转接给落清溪的缘故,落清溪虽然只有小法则境的实力,但在这段时间里已经炼化并在慢慢掌控了,甚至已经能动用长剑里面蕴含的一丝法则之力。

这是国内首个由行业内多家上市公司、高校科研一线机构组建的智慧城市行业性组织。随着今年年初 落清溪想要做的是将这法则之力注入何月体内,封锁掉落清溪的灵力,到时就算是法则境强者想要解决,短时间内也不能办到,除非付出不小的代价。

何月就像是一个没有太多自我意识的傀儡,专注的执行何英卓的命令,此时脑海中只有“赢她”两个字,所以没有其他想法,在逼退落清溪后便开始施展自己最大的杀招。

在落清溪思考之时,何月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

“青印化千山,万木为敌棺!”一声娇喝,群山虚影显现,绿意盎然,却杀机四伏。

“单以南你没想到我把山河印法的这一式都教给她了吧。”何英卓看向单以南,这一式本是山河门门主及门主继承人才能学习的灵术,强横无比,是最顶级的灵术之一。想来新禾抽穗剑阁众多灵术失传后的今天,落清溪还不够资格学这种等级的灵术。

“你恐怕高兴的太早了。”单以南面无表情,心中却是惊骇不已,心道还好有法则境级异灵之剑,不然落清溪危险了。

“法则之力!”落清溪不敢大意,虽然她现在也学习了谷乐扬带给剑阁的顶级灵术,但现在这场面要想完全克制住何月,只有靠法则境级异灵长剑的优势。

巍峨的群山虚影声势浩大,犹如一座座陡峭无比的山峰带着巨大的压迫之力逼向落清溪。

而落清溪所做的应对只是简单的刺出手中的一剑。

纵是敌人攻势再强,我只一剑破之。

这便是法则境级的强横。

这便是法则境和小法则境间的差距。

一剑出,群山破。

群山虚影消散,印章隐去,何月一口鲜血喷出,昏倒在地,观众们都知道,这一场是落清溪胜了。

此时的落清溪虽然消耗了太多的灵力,但依旧站立擂台之上。

看着何月倒在地面,落清溪微微一笑,不是因为赢而笑,而是因为刚才那一剑出去,已经有一丝法则之力进入了何月身体,封住了何月的灵力,就算是在场的其他法则境强者都没有看出来。落清溪也不在意,就算被发现,也可以找法则之力难以控制的理由作为推脱。

这一战最重要的目的已然达到了,自然是笑了。

装晕又醒来的谷乐扬也笑了,单以南也笑了,剑阁几乎所有人都笑了。

这一战,可谓是狠狠给了山河门一巴掌,山河门想要通过何月来打击剑阁的目的失败了,无疑是一个振奋剑阁人心的好消息。

“扶她下去休息。”何英卓冷哼一声,随即吩咐山河门的弟子。

“灵决让你们赢又如何?早晚你们都得死!”

“门主,再有半个时辰就准备妥当了。”这时何英卓吩咐出去的法则境强者回来了,“只是……”

“只是什么?”何英卓皱眉。

“东面布置的地方过去了一百多名青天宗弟子在那里试炼,完成之际出现的异象虽然被我们施法隐藏,那么近的距离恐怕会被发现。”

“直接解决,一个不留。”

多年心血,在此一举,绝不能被破坏!(。)

...

拉萨卵巢炎治疗费用
长春哪家医院牛皮癣好
武汉治疗男性功能障碍费用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