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行情

代表来不及好好爱你第一百八十八章你来见我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9-17

来不及好好爱你 第一百八十八章 你来见我

长宇看着盒子的时候,眼神里有一丝丝的遗憾和忧伤,所以这个故人,是让他难以忘怀的故人么?

左翼脑海里跳出来的人便是柯曼娜,由不得她不胡思乱想。

左翼故作镇定地道:“哦,原来不是礼物,有点失望哦,那这个精致的盒子里面装的是什么呀?”左翼好奇地凑了过去。

格勒长宇见左翼特别好奇,口气里带着些些醋意,他将盒子递回给左翼道:“你自己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左翼贴近盒子,用鼻子闻了闻,仿佛能根据味道就能判断出盒子里的东西,她巴眨着眼睛望了两眼格勒长宇,手已经摸上了盒子,她又看了两眼格勒长宇,然后手、脑袋、身子一同收了回去,道:“故人之物,定是旧物了,没了新意,我才不要看呢。”左翼装做毫无兴致的样子推开了盒子,可就是她心里总是痒痒的,有无数个问号变成锤子,正凿着那盒子。

格勒长宇将盒子往架子上一放,一手搂住左翼的小蛮腰,道:“不如说说你今天去哪里了?”

左翼竟也开不了口说,今天那个叫柯曼娜的“故人“跪在左翼面前求左翼成全她和格勒长宇。可现在,长宇却若无其事地搂抱着她。

那个“故人”的盒子在书架上熠熠生辉,左翼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是棒打了鸳鸯。开始她以为曼娜是第三者,闯进了她和格勒长宇之间,可后来却发现,可能自己才是第三者,拆散了他们。

左翼想说她今天跟踪东盈华去了相国府,偷听到他们的谈话,知道了他们举兵讨伐斯捷城的全盘计划。若这样,长宇会如何收场?

自从上次左翼劫了法场之后,格勒长宇和左翼便绝口不提幻族之事,左翼一提起,格勒长宇要么闭口不谈,要么转移话题,左翼连帮墨辰长老他们说句好话的机会都没有。

左翼知道墨辰长老企图劫走左翼一事,这让长宇很是生气,也一直很担心墨辰长老他们还会再犯,而且,长宇的心里一定还在责怪身为格勒夫人的左翼竟然公然与他格勒王为敌,与格勒城为敌,护着墨辰长老他们,帮他们逃脱。

因为幻族的事情,左翼和长宇已生嫌隙,吵过架,也冷战过,这让左翼很难过。

可是,左翼又如何能视而不见,把族人生死、斯捷城存亡置之度外呢。

左翼仍然想争取,道:“长宇,我知道斯捷城带给我们很多......”

“左翼。”长宇打断左翼道:“我们说过,我们之间不再提的。”

“可是,长宇,我不能不说。”

“左翼,斯捷城带给我们很多争吵,我不希望我们之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间因此有更多嫌隙,我希望你能放下过去的种种和牵绊,斯捷城、幻族、圣女统统都不再与你有任何关系。在格勒城重新开始你的生活。在格勒城重新复活的左翼是一个和‘双生双灭’的预言毫无关系的平凡女子。”格勒长宇将欲言又止的左翼抱在怀中,道:“让那见鬼的预言永远都找不到你,不要缠着你,我不能再失去你了。”

左翼的眼泪倏然而下,原来,她一直不懂,长宇是被那“双生双灭”的预言“吓坏”了。

看来,想要心平气和地和长宇谈放过墨辰长老他们一事,是行不通了,只能左翼自己再想想其他办法了,关键是要将格勒城举兵讨伐斯捷城之事要尽快告诉给墨辰长老他们,好有所防范。

左翼两难,一边是母城,一边是夫家,她能做的只能到此。

===================================================================================

天气转凉,伴有小雨,静谧的夜晚裹上寒凉,这骤降的气温让人始料未及,只想躲在被窝里狠狠地窝着,哪里都不愿意去。

可有的人却肆无忌惮。

“咚咚咚”,柯府外敲门声持续不断,府内明明有人却无人去应答。月儿跑来对曼娜道:“小姐,孟公子又来敲门了。”

曼娜笔法停顿了下,却没有打算走去看看,她重新走笔,道:“我知道了。”

月儿着急道:“这两天都第五回了,小姐你不去看看么?”

只为那些免费的礼品

这时曼娜头也没抬道:“他就是这样的性子,总是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他闹够了自然就走了。”

“哦。”主子的事情,月儿不便说什么,也就由着他们二人,小姐和孟公子就是一对冤家。

虽然嘴上是那么说,但是天色已晚,月儿跑到门边对着门外的孟烨道:孟公子,你还是回去吧,小姐不会见你的。”

“她为什么不愿意见我,她是不是心虚了?是不是不敢见我?”孟烨带着酒气,醉意已浓,道:“我孟烨,就是要找她曼娜问问清楚,我孟烨有哪点不好,配不上她!”

“孟公子,你还是先回去吧,夜深露重,您别生病了。”

“柯曼娜,你出来见我!我一定要见到你,不然我就赖在你家门口不走了。我等你一天,两天,一辈子,你总会出来见我的。”

“咚咚咚”敲门声继续着。

月儿这两天好话说尽,见实在劝不动,又没其他办法

。只好作罢,也回了屋去,留下一个“门外汉”独自痴醉。

敲门声和孟烨的碎碎念越来越小,直到后来终于停了。

曼娜完成了手中的文稿,裹上披风出了屋子,屋外凉透了。她唤来月儿,道:“你去看看,他走了么?”

月儿轻轻地贴着门缝,细看,只见孟烨喝醉了,已经趴在门栏上睡着了。

“睡着了。“月儿低声说。

“这么冷的天,睡上一个晚上非病了不可。”边说着,曼娜将披风脱了下来,交给月儿,道:“你悄悄去,给他盖上。”

“哦。”

“等等,一会儿,你还是煮点热姜茶,顺便给他送去吧。让他早点回去了,外面怪凉的。”

“好的。”

(未完待续。)



小儿不吃饭怎么办
先声药业
灰指甲是什么原因引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