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行情

代表霸天战皇第一六五零章奇人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09-17

霸天战皇 第一六五零章 奇人

林翼震住了,他干笑一声,不再多说什么,小心翼翼的走到一只巨型蜈蚣的身旁,抬起左手时,一股强劲的真气波动化成一把锋利的利刃,刀刃划过这看似坚硬的触角之时,一点一滴黑色粘稠的血液喷涌而出。

极其难闻的焦味夹杂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弥漫于空气之中,林翼闪身一退,他凝望着眼前那一道小小正留着鲜血的口子,顿时疑惑了起来

,要知道这一只巨型蜈蚣不过千年,血液应该为蓝色才对,而它的血液却是足足的黑色。

更何况黑色血液粘稠无底,就连那蜈蚣下方的一方冰块起了淡淡的焦灼味。

“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林翼皱起双眉。

听到声音,叶凌转过身,他凝望着这一道小小的口子,似乎想到了什么,左手伸出,一拳打碎那坚硬的冰层,手指在这冰层之中快速切割,碎屑的冰块夹杂着淡淡寒气,一拔而出之时,一根细长的小短刃赫然出现在他的手中。

“叶凌,你这是要干什么?”林翼惊呼一声,他缓缓后退了几步,如果叶凌想要用手中的刀刃去割开这巨型蜈蚣的一道伤口,那他,以及自己,必然会受到粘稠鲜血的袭击,整个身躯先不说会不会与那冰块一样融化成水,极有可能会化成一地血脓。

他怕,可叶凌不怕,有凤凰火焰加身的他,本身就要比一般人强横许多,就算有突然情况,就算这血液可怕至极,对他而言,也不过过眼云烟般不足为奇,只要一感觉不对,他便立刻将这蜈蚣烧成灰烬,消散于这天地之间。

他深吸了一口气,双眸皱起之时,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眼前的一道伤每到年底都会因为奥斯卡很抓狂口之上,冰刃慢慢的切开伤口时,一股难闻的粘稠气味扑鼻而来,他捏住自己的鼻尖,另一只手五指之尖凝聚起一道真气波动。

“叶凌,我可告诉你了,这东西肯定很危险,你要是被它伤害到的话,那你肯定会化成一滩脓水,到了那时候,就算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也一定会远远的离开你。”林翼正色道。

这也是为了能够保证自己的性命,保证自己的生存,叶凌的实力虽然强劲,可一旦他真正想死,就算自己极力去阻止也无可奈何,要知道,这家伙的实力可远比他之上,巨型蜈蚣,章鱼怪都不是他的对手,自己又有何实力去阻拦。

一想到这,他背靠着那寒冷的冰层,干笑了一声。

叶凌没好气道:“既然如此,那你就退远一点,别被我伤到了,而且我总感觉不对劲,这家伙的身体里肯定有东西。”

“废话,有东西,那肯定就是鲜血了,要不然的话,它怎么活下去!”林翼白了一眼。

叶凌不再说话,他将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一道细小的伤口上,冰刃轻轻划过那坚硬的铠甲时,刀刃与铠甲相互接触所发生的细小切割声微微回荡在耳旁。

半把匕首深入之时,叶凌更是提起了十二分精神,而林翼则是一手搭在冰岩上,一旦有情况,随时都能退开一旁。

不是他不相信叶凌的实力,而是即便再强大的人,也有失误的一刻,他可不想把自己的性命白白的搭在这里,他还有青春,还有几十年的光阴等着他去拼搏。

就在这时,一股灼热之气自细小的缝隙中蔓延出来,叶凌笑了起来,冰刃侵受不住气息的炽热,瞬间融化成水。

他抬起左手,指尖一点火红色的光芒燃烧起一道小小的火苗,他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了这一刻。

下一刻,是我们自周代以来就开始逐渐建立的一个观念火光大放,那灼热之气瞬间横扫而出,整只巨型蜈蚣以及那身旁的几只在这烈火焚烧之中化成了一滩黑色的焦炭。

一个不大却能够融一人钻入的洞穴出现在他们的眼前,这对于他们而言是好事,是通往下一层道路的捷径。

林翼有些难以置信的长大口,一下从冰层上方跳了下来,他呆愣愣的看着眼前那一个较大的地洞,蹲下身,手指慢慢的抹过那细小的岩缝,整个人一阵发懵。

“这...这...叶凌你...你这小子,难道说你早就知道在这巨型蜈蚣下面有东西了,你之前都是吓我的,根本就没有事,就算是躲开了也没有事,对不对!”林翼一吼道,一想起先前自己的那个窘态,他的小脸竟有些微红。

叶凌笑了起来,“你觉得,如果真的有这么危险的话,我早就一把火将它给全部烧掉了,之所以感觉到奇怪,是因为我发觉在那巨型蜈蚣的伤口里竟然会有一点小小的空气,所以就试验了一下,没想到竟然是在这个下方。”

“你这家伙!你下次要是不把话一次性说完的,看我不好好的教训你!”林翼狠狠一瞪,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的窘态,也是他第一次的自感的狼狈。

幸好这是在龙阁,幸好在他们的周围没有其他人,要不然,就算是钻入地缝之中也难以掩饰他的尴尬。

叶凌笑了一声,他转过身,目光凝望着这一个小小的地洞,这是接下来的路,是离开这里唯一的一条路,虽然他不知道还有没有别的出路,可对他而言,眼下也只有这么一个选择。

“我们走!”叶凌沉声道。

他先行一步,左脚刚刚跨在这地洞上时,耳畔处,整个坑洞内,甚至是整个岩洞之中竟响起了一声类似那老人沉迈的声音,“年轻人,就这么走了,有些不礼貌吧?不如留下来,好好的陪我这个老人家,聊会天,说句话,开心开心。”

林翼身躯一颤,他赶忙转过身,目光扫向坑洞,扫向地洞,甚至是望向坑洞外时都没有第三个人在场,哪怕是空气之中也没有他人的真气波动的存在。

没有妖兽,也没有别人,难道说这说话的人是鬼魂?

“你!你到底是谁?”林翼问道。

“哈哈哈,我是谁?你竟然会问我是谁?真是太可笑了,想想的话,我和你这小子还是有笔账没算的。”(未完待续。)



陇南白癜风医院
一岁多宝宝腹泻怎么办
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