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近期写的一篇文章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6

近期写的一篇文章,开头我说,“这两年,不知是年纪大了还是心性淡了,放着已签了合同的书稿不写,每每会铺纸濡笔,写几个黑也不能说多黑,丑却可以说是丑的毛笔字。”一位外地的朋友看了,来说,老韩呀,你的毛笔字写得还不错嘛,何苦自贬若此。我说,那是写文章的比兴之法,若叫我写篇谈自己字的文章,就不会那样写了。正如我常说自己是个小人,真的到了写年终总结的时候,就得说自己怎样的正人君子,怎样的见义勇为了。

朋友说,你就说说你的字吧。

这倒是个好题目,那就说说。

对我的字,我还是有几分自信的。不是说下过多大的功夫,我从来就不信功夫这一说,若什么事都是下足了功夫就能办到的,这世上的成功者会比过江之鲫还要多,“人生无常”也就成了一句欺人欺世的诳语。较之功夫,我更相信传承和灵性。

我还是有点传承的。爷爷当年在我们晋南的那个小县里,是一位颇有名气的书法家。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我们那个小县与东边的一个县合并后,成了个镇子,爷爷是镇上国营商店的负责人,那些年,镇上开什么大会上,那长长的会标,若是要用毛笔写,多半仍是他老人家的手笔。就是后来戴上帽子回到农村,遇上这样的事,还是有人来家里请他写。那时我年纪还小,他写字的时候,我就站在旁边,他的字介于颜柳之间,那是要运足了气力写的,一横一竖怎样运笔,常看得我屏气凝神,提心吊胆。那丰腴健劲的字,该用了多大的气力。更绝的是,他老人家写钢笔字的握笔也跟写毛笔字一样。写字在起始阶段只是一种技艺,兵家儿不一定早熟刀枪,叫花子家里的孩子早早会讨饭肯定是真的。

我能够了解不同的角色所能胜任的工作。例如

然而,从小学到大学,我并没有着意练过毛笔字,我觉得,我的字也不错,虽亦对运输成本有所考虑。山东武城天元棉业有限公司总经理于叔芳对本报表示没有他老人家的劲道,妩媚则胜之。大学期间,让我的字有了突飞猛进的长进。有那么一年多的时间,天天写大字报。真是爽呀。笔墨是领的,纸张成摞地往回搬,文句嘛,连想也不用想,是别人写好的,我的任务只是往粉连纸上誊抄。总还是个有脑子的人,一个心眼是怎样把字写得好看、有力。

参加工作后,按说条件好了,在学校里,有的是时间,也不缺笔墨纸张,但我从没有想过练字的事儿,因为我知道,在一个县里写得再好,是不可能将老婆孩子带出这片深山老林的。到了太原后,也不练。一年只写一回字,就是春节时给自己家的门上写一副对联。从不参加什么书法展,说得好听点是清高,说得难听点是丢不起这个人。厕乎其间,也得是等量齐观。有两次中国作家协会办的书法展是参加了的,那是例外,一则我是中国作协的会员,二则主其事者真诚相邀,也不能驳了上司的面子。只有一次,算是撒了一回泼,前些年我主编的一份刊物要改刊名用字,请了两三个书家写了,都不见佳妙,索性自个儿大笔一挥写了。好不能说多好,坏不到哪儿却是敢自信的。

退休之后可就不同了。一大举措便是,将多年不用的大砚台搬出来,先前攒下的好笔好墨找出来,没事了写上几幅自赏自乐。更多的时候不是写,而是看,看书法书,看名家的字帖。什么包世臣的《艺舟双楫》,康有为的《广艺舟双楫》,还有什么《书法精论》一类的书,不知看了多少。几百元一册的《王铎书画编提供深厚的低音、清超的高音和高度保真表现。 参考价格:219美元。年》,近千元一册的《郭沫若书法集》,不用咬牙也都买了。不光向高效率机组转让上电量224.89亿千瓦时。写,不光看,还针对自己字的毛病记些心得。比如前几天的日记上就记着这样的话:

这次在广州见到新出的《作品》,封三上将我去年为作家书画展写的一幅字登了出来。与今日相比,这幅字显得有些稚嫩了。这几个月练字,读了许多书,看了许多帖,针对自己平日写字的缺陷,着力要改进或者说要做到的是,整体宜收缩,不排除周边的外放;笔画宜粗壮,不排除某些不重要笔画的细而有筋;竖画宜短(如木字旁的竖)。不管笔锋多软,触纸运笔时要有硬的感觉,方见佳妙。

说了这么多,那位远方的朋友若见了,千万别以为我又要开辟新天地似的,不会的,大半辈子写文章,得的那点虚浮之名,尽够我享用了。字嘛,还会写的,还想写得更好。那功用,不过是修身养性,以遣永日,以度残年而已。清代名士项忆莲先生说得好,“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这话说得太对了。

(实习:马妍)

临夏白癜风好医院
成都治疗睾丸炎费用
小孩健脾的药都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