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异界白龙之主第一千零二十七章舞会上贪欲的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异界白龙之主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舞会上贪欲的阴影(中)

圣斗士从小在圣域进行训练,为了不怠惰,为了不滋生贪念,每一位圣斗士在饮食在生活条件等方面都如同苦修者一般严格的要求着自己,训练磨练肉体,劳苦磨练心志,这是每一位立志成为圣斗士的少男少女们所必须经历的事。

而水瓶座黄金圣斗士笛捷尔算是圣斗士中的一个另类,作为圣域的智者更屡次担当外交大使,因为职务的要求笛捷尔也学习过不少关于外交礼仪方面的课程,其中用餐、打扮、言谈举止以及社交舞蹈自然是必不可少的一项学习内容。今天在这个贵族聚集的圈子里笛捷尔曾经所学到的东西都派上了用场。

异世界的舞蹈很类似交谊舞只是节奏上颇快动做稍微大了一些,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异世界的人类在体质上远比地球上的人类要强一些,那怕是女性也有足够的体力跳完一支快舞,舞池中与塞琳跳着舞蹈的笛捷尔很仔细的调解着身体的行动,虽然这种类似交谊舞的舞蹈有些变种,但本身又舞蹈底子加上又有不凡的神经反射速度和敏捷,笛捷尔应付起来完全是绰绰有余的程度。倒是与之共舞的塞琳颇有些暗暗惊讶,舞蹈天赋极为的塞琳自然看得出来笛捷尔并不熟练这套舞,但是对方完全凭借过人的速度和学习能力弥补了每一个可能出现错误的漏洞,那怕自己加快了速度对方都稳稳的跟上了自己的步伐没有失误。

一时间其他人与两人的舞蹈相比就像是外行与职业舞者的差距,在来宾中有不少男女都将目光集中了过来,男人们羡慕能够亲自握住塞琳那如同羊脂白玉般细腻的手指的笛捷尔,而女人们则是羡慕着塞琳能够与这么俊美儒雅的男子共舞。

真是有趣的男人!

“笛捷尔先生您不是萨克森人吧?”在节奏缓慢的部分塞琳望着笛捷尔说道,对付一些体貌都没有萨克森人的特征。

“是的,我原本来自卡鲁特王国,主要是为了经营一些商品贸易而来到萨克森王国定居。”笛捷尔神色平静的说道。

再来到萨克森王国的这些时间里,无论是亚林一方还是萨克森王室早已为笛捷尔和米里雅伪造好了身份,考虑到米里雅和笛捷尔已经与圣都接触过并极有可能在对方那里留了案底,为此萨克森王室还特意为两人伪造了数个不同的身份,对于这些身份两人早已是倒背如流了。

笛捷尔的回答让塞琳看不出任何不妥的地方,而笛捷尔之所以前往萨克森王国的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为了迷雾之森里出产的各种变异药材和猎物,这些变异药材和猎物的功效早已在大陆上传开了,就是在卡尔瑟门帝国里塞琳都有接触到过这方面的消息,拥有冰霜之力的药材成为了药剂师们的抢手货,而突变的各种野兽除了拥有成为制造高级装备的各种上佳皮革和骨骼外其本身也能被魔法师驯化当做强而有力的使魔来使唤,那怕是卡尔瑟门帝国都从不同的渠道弄到了许多样其他40多人与着名外企和国企签约就业。品加以研究,据说其功效让皇家药剂师和法师们都赞不绝口。

要不是卡尔瑟门帝国与萨克森王国相隔的实在是太远了,否则卡尔瑟门帝国一定老早就开辟出一条通向萨克森王国的商路了,而不是拖延到现在才由珀萨提家族来进行商会建设,导致之前让帝国不得不为了获得这些药材和猎物而忍受那些贪婪的商人层层剥削。

不过塞琳还有疑惑,就算默认笛捷尔确实是一位商人,但是他又是如何与罗婕安公主认识的?而且从刚才两人共舞时的举止来看,贵为公主的罗婕安似乎还颇为对其拘谨,难道说笛捷尔是这位公主殿下的心上人?

哈哈~不太可能吧。

一时间塞琳都阻断了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通往附近城市的交通干线。首都有一半商店闭门停业要被自己的想法给逗笑了,虽然笛捷尔确实是相貌气质都不凡,但他一不是王室或贵族,其二他甚至不是萨克森王国本地人,王室怎么可能也怎么舍得就这么将公主下嫁给他,如果两人只是暗中相恋也不对,彼此悄悄相连的话就不可能会在众目睽睽之下相邀跳舞了,更不用说还当着自己的父亲与哥哥面前,期间也没看到两人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而此刻乐队演奏的乐曲也快要接近尾声了,塞琳见此也只好顾不得礼仪的追问道:“笛捷尔先生您与罗婕安公主认识吗?”

“这个……也算是有缘见过几面吧。”

见到塞琳开始直指重点,笛捷尔心里暗自警惕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对于这个问题自己也早已考虑道了,之前罗婕安表现出的举动已经容不得自己否认了,唯一的选择就是承认并编造一个故事应付过去,而且在这个故事中自己还不能表达出与萨克森王室和罗婕安公主有太亲密的关系,在力度上必须自己细细捏拿。

笛捷尔尽量委婉的向塞琳说明了与罗婕安认识的过程,一位从法师朋友口中听闻了萨克森王国出现了变异植物和野兽的信息,随后带着淘金梦想而前来的商人,最后却有幸在迷雾之森附近的贝利卡镇中结识了宫廷法师格蕾特并借此了当时与之随行的罗婕安公主。

一个很俗很老套完全没有一点新意的故事,虽然老套但却又没有任何漏洞,而更重要的是现在没有太多的时间给塞琳去进一步询问了。

当乐队演奏完最后一个音符后,舞池中的男男女女们也停下了脚步,有人在等待下一首曲子也有人很绅士的告别了舞伴开始寻找下一位钟意者。

“今天很高兴能认识您,笛捷尔先生。”

“能与您相识也是我的荣幸,塞琳殿下。”

塞琳美目流转:“与您交谈非常快乐,如果可以的话在商会建立后希望您来做客笛捷尔先生,或许作为商人我们彼此间可以达成一些合作项目。”

对于这个让旁人无比羡慕的邀请,笛捷尔也是保持着平静微笑道:“您太客气殿下,到时候我一定会前来拜访”

不顾众人一副惋惜不解的神情,与塞琳该别后笛捷尔迅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回到米里雅身边后笛捷尔终于是无法在保持平静的苦笑了起来,米里雅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实在是太累了。”

“已你的体能来说,跳两支舞就跟走几步没什么区别的吧。”知道黄金圣斗士力量如何的米里雅可不认为笛捷尔会因为跳了一下舞就会累到不行的程度。

笛捷尔摇了摇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另一边的塞琳:“不是身体累,而是心太累了,跟聪明过头的人打交道实在是很费神的一件事。”

“有些小聪明的女人吗?”

“不止是小聪明那么简单,这位卡尔瑟门帝国的公主殿下可不只是光有一副好容貌,她的心机比想象中的还要深。”

笛捷尔感觉塞琳虽然表面上看似相信了自己的说辞但实际上恐怕在自行推断,与塞琳共舞时她的问题看似只是不经意的随口问道,但仔细想想每一个问题都隐约打着擦边球悄悄的试探自己的底细,不让自己心生警觉,不让话题僵硬的谈不下去,巧妙的运用言语隐晦的去试探对方套取自己想要的情报和线索,恐怕就是一流的间谍和探子与她相比都会相形见绌。

而在另一边返回的塞琳连续跳了几支舞后也有是零售商软实力比拼的重要内容。些累了,那些还为了与塞琳跳舞而争执不下的男性们都露出了惋惜的神情。

“塞琳殿下,请用。”

里奥纳斯很快为塞琳送上了一杯清淡的柠檬水,之前也有数位女性邀请这位年轻英俊的法师共舞但都被其婉拒,守护塞琳是里奥纳斯现在的职责,法师不敢为此松懈。

“嗯~谢了,里奥纳斯。”接过柠檬水轻轻喝了一口,略带酸甜的柠檬水让塞琳顿时感觉好了一些。

客串了骑士职责的里奥纳斯很清楚,参加任何晚宴塞琳殿下都是绝对不会让自己喝醉的,因为醉酒的话人就会无法控制的说出一些不该说的东西,对于经常运用自己的美丽和智慧从他人口中套取情报的塞琳而言醉酒是自己的一个大忌。

“塞琳殿下,那位男子有什么特别的吗?”见到塞琳好了一些里奥纳斯小声问道。

“也没什么特别的。”塞琳妩媚的笑了笑:“只是见到罗婕安与他那么亲密,所以有些好奇他的身份。”

“那么他……”

理了理头发塞琳露出了一个俏皮的神情略有所思的说道:“口风很紧没探到一点有用的消息,不过只有几件事可以确定。”

“什么?”

“其一他不是萨克森人但是一位实力很强的战士,其二他与他那位女伴在萨克森王室心目中很重要,重要到甚至可以放任自己的公主殿下与之随意亲近,其三他们可能是另一股势力派遣在萨克森的人员。”塞琳搓揉了一下手指说道。

里奥纳斯也深思了起来,不过在法师眼里不管笛捷尔是从哪里来的要在萨克森王国中做什么,那都是别人家的事。

而塞琳却看到了一些别的地方,最近萨克森王国是接连撞了好运,不但因为暴风雪免去了与欧格蛮人的战争,还受到了自由都市中黑石之环商会的大笔投资准备开发几处领地的矿产资源,一旦矿产资源开始开发外加又没了欧格蛮人骚扰,这个极北之地的小国说不定能够一飞冲天都有可能,而这一切背后到底是机缘巧合还是有人在暗中推手呢?

这确实是一个不得不让人深思的问题。

“塞琳殿下,不知道可否能让我邀请你跳一支舞。”

而就在这时一名穿着华服的男子突然走到了塞琳的面前邀请道。

北京宫颈糜烂治疗费用多少钱
南京妇科习惯性流产治疗多少钱
海口包皮包茎治疗费用多少钱